Schweitzer  

今天群英賴永隆院長要與我們分享行醫之路中,恩師羅慧夫對他的無私提拔後進的啟蒙,無論是從醫或人生都有正面影響。

新的一年,特別與大家分享自己的座右銘:「捨得」,相互勉勵。

 

 剛考上醫學院時,一位高中摯友曾送我一本史懷哲傳,剛進醫學院對醫學仍是白紙一張,看完腦筋一片空白,只覺得那是好遙遠的事。直到碰到恩師羅慧夫醫師,才慢慢地體會到史懷哲可以存在不同的世界領域哩,他的聖行是醫者最為崇高的原始使命,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達得到,卻是行醫的最高目標。

 恩師曾說:「全醫院裡最重要的不是董事長、不是院長、也不是醫生,而是病人。」病人是醫生存在的理由,對照現今的醫生,自以為是、唯我獨尊者比比皆是。誠以為「偉大」不是自己認為,而是要獲得多數人的認同。譬如說:恩師一手建立的顱顏中心、唇顎裂中心,從剛出生的衛教結合,整形外科、牙科、耳鼻喉科、心理重建、語言訓練,構成一個完整的醫療網。雖然因為這樣大部分的患者湧向長庚醫院,也得罪了所有他院的整形外科。可是請試想,自己如果有一個這樣的小孩,您會如何處置?答案應該很清楚。即使在長庚時代碰到類似病患,我仍會主動轉到顱顏中心,因為我知道,這樣的病患第一次手術不理想,再處理會更麻煩而徒留終身遺憾。因此我認為:「做任何事不可能讓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感謝你」。

 開業後,屢屢碰到有些「名醫」自詡是天下第一且拒絕技術轉移,因為他們認為那是「祖傳秘方」。這也讓我想起長庚時代,也有醫師手術時把開刀房透視玻璃窗遮起來,也有人非經許可不准住院醫師進入觀摩,這樣的心態讓我想不透,所謂的第一個專家是怎麼來的,難道是天生的嗎?

 記得在長庚時代,有一天恩師羅慧夫醫師問我,某天有沒有空和他一起開一個從乳頭周圍切開的隆乳手術,因為他沒看過,是患者看到報上刊登我發表的新作法,要求用同樣的方法進行隆乳,我當然欣然答應。他也聚精會神的看、問和學習,那一次我感覺到「不恥下問」的精神,也才知道為什麼夜郎自大是多麼可悲的事。現今長庚醫院的整形外科能夠揚名國際,創造出許多的專家,完全出自於恩師的領導胸襟廣闊與不自私。

 想當年出國學習新的領域是恩師的安排,因為在他的觀念裡,只有如何擴大整形外科的領域,怎麼讓整形外科精緻化,他不怕學生比他強,也不怕學生學得比他多,這是何等的胸懷,更有甚者,當我學成回來,他仍要求我每個禮拜三跟他的診,和他一起開刀(美容手術),旁人總是閒話說:已當了那麼久的主治醫師為什麼還要去幫人家開刀。有一天我從書記那裡得知,跟他的每一台刀,他都主動要書記拆些許費用到我名下,我心存感激;不僅只有拆帳給我,今天我有這口飯吃,可以學得比別人多,自已了然於胸。開業時,朋友送我一個橫匾:「捨得」。想了想我請我二姊夫(書法頗有造詣)幫我請了一對直聯:「捨之於有形」、「得之於無形」其實是有目的。

 最近又翻了一下羅慧夫在自己的傳記裡寫了一段故事:「二次世界大戰時,德國紐倫堡一座教堂遭到轟炸,幾乎全毀,唯有一座基督雕像仍然完好,只是基督的手不見了,戰後教堂重建,一位藝術家受邀為基督重建雙手,卻無法重塑那雙手,最後他放棄了,只在雕像底座寫下一行字:『祂沒有雙手,但你們有』。」

 醫生的存在價值,不只在解決人們的病痛,也在滿足心靈上的需求,據此我們不只有一雙手,只要心存善念,遵循醫學倫理,任何醫生不都可以成為令人尊敬的史懷哲嗎?

群英 賴永隆醫師

 

  

群英官網      

 

群英客服    

 

診所地址電話     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