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親耕農為生,早期更是以植菸草為主要經濟來源,主要原因是菸草屬於專賣性質,必須由政府規定許可固定面積才可種植,價格卻有保障,全盛時期種植菸草算是種〝特權〞,當然收入比起其他作物也是較豐厚,但是相對的也較為辛苦,每年從中秋節開始培植菸苗,然後一片片的菸葉分期收成,再成串烘乾通常都需要忙到元宵後。

       

父親當過村長、鄉民代表、鄉民主席、農會理事長,算是鄉紳,農閒時刻,經常三五個鄉親朋友群聚在客廳,人手一支〝舊樂園〞或〝新樂園〞香煙,不時吞雲吐霧閒聊,小小年紀的我總喜歡坐在一旁垂聽閒話,從那時開始我就浸潤在煙霧嬝繞的氣氛當中,如果要問我從什麼時候開始抽煙,大概可以說從那個時候開始的,二手煙吧!偶而,有人提議抽煙不好有害健康,何不把煙戒掉,但也有人說:「我們是種菸草的人,我們不抽煙,那我們種的菸草要賣給誰?」。

       

看著大人吞雲吐霧很好奇,當然更想嘗試,但大人們只許州官放火,小學五年級,有天偷了一包〝舊樂園〞香煙和一盒〝狗頭牌〞火柴,那年頭還沒有打火機,放學回家路上和鄰居一位同學,兩人躲到玉米田裡,興奮得一人一支抽將起來,果然好嗆,邊咳邊抽,兩個毛頭小子竟把一包煙抽完,只是兩人也頭暈嘔吐不舒服的躺在地上,好一會兒才能起身回家,初嘗〝禁果〞

的心得是–大人為什麼那麼喜歡抽煙?

       

轉眼上高中一年級,早已把抽煙那回事忘掉了,新同學來自各地,有些同學已開始偷偷地抽起煙來,看著它們嘴角刁根香煙很像一回事,再加上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,好像會抽煙才是個真男人,比較跩,為了和人別苗頭,於是我也開始抽起煙來,又因炫耀心做祟,總嫌國產煙不夠看,整包外國煙又買不起,只好一根兩根的買零煙,當下覺得很時髦又威風,現在想起來是不是很幼稚很糗?但是煙癮也就這樣的染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

退伍考上醫學院,開始體會到抽煙不是一件好事,好幾次戒都沒成功,反而在〝打麻將〞時期常常熬夜,且人手一包更是變本加厲,直到1990年出國進修,那時美國已有某種程度的禁煙規定,醫院裡是絕對不准抽煙,煙癮犯了只能到室外解決,時值二月份天正寒冷,一堆癮君子擠在門外邊抽邊發抖,抽得非但不舒服又沒尊嚴,就這樣第一次真的戒掉了,然而返國後,有段時間因環境關係及工作壓力大,致使心情極端低落,與朋友聚會間不自覺的跟著大家又抽了起來,想再戒總是前功盡棄。

       

六年前母親突然暈倒,送醫後才知罹患肺癌,母親已九十二歲高齡,雖無法直接證實與抽煙有關,繫於親情於心總是不忍,那年趁赴美參加醫學會及探視女兒之行,行前心底暗下主意–不帶香煙不帶打火機,不敢告訴任何人我的戒煙計劃,深怕戒煙失敗落人笑話,沒想到十幾天的行程裡沒抽半根煙,回到台灣後也沒有想抽煙的念頭,煙癮就這麼斷了,但我沒有聲張,抽屜裡仍放著幾十包自己愛抽的香煙,也不敢馬上送掉,似乎有如神助,過了三個月仍未動念,自忖應該已經戒掉了,才把剩餘的香煙送掉,太太也驚覺好像很久沒有看到我抽煙,她訝異的問我:「為什麼?」,「為了紀念媽媽!」我簡單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

偶而去大陸,在公共空間甚至電梯裡,仍有人大辣辣的抽起煙來,回想起二、三十年前的台灣,公車上、火車上還不是一樣。現在走在人行道上,見迎面走來抽煙的人,我會刻意避開,讓我體會到以前抽煙的我,是多麼的討人厭!

       

幽默大師曾說:「戒煙有什麼困難,我每天都在戒。」,是的,困難與否只在那一念之間。

創作者介紹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