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25.jpg

 

數年前,得知PSA(攝護腺癌指標數)升高,初次切片並無癌變,
但心裡已經有數,知道終有一天會降臨我身上,因為父親就是攝護腺癌走的。
四年後,終於要面對(我不否認、不憤怒、不哀傷、不沮喪而直接的默認,
但不想被週遭的憐憫、同情所圍繞)。

 

起初總覺得即使不手術治療,再活個八年甚至十年,其實那已經夠了。
然而,面對兩個女兒驚恐的哀求,最後還是接受了手術。
這還是要感謝長庚醫院陳昱瑞主委召集醫療小組為我診治,
術後病情並未想像中樂觀,
除了荷爾蒙治療外,還接受了為期兩個月、每天十幾分鐘的放射治療,
那段期間,每天傍晚坐在治療室外,看到的是一個個滿面愁容的癌症病患,
當了三十年醫生,我當然知道他們心裡想的是什麼?無非是生與死。

去年剛過六十歲生日,已經有所感覺,雖然常常不習慣於在車上有人讓座給我,
或者當有人叫我一聲「阿伯」,會故意的顧左右,以為不是在叫自己,
但想起父母六十歲的時候,好像很老了,
心裡想:夕陽再璀璨,但終究還是會落下。
猶記得古文說的「而髮蒼蒼,現在可以染髮;而視茫茫,白內障手術就好了;
而齒動搖,現代技術植牙也沒有問題。」
唯獨內在的老化,依然存在。只是要如何老的優雅、老的有尊嚴而已。

 

人生只不過是一個過程,就像旅行,行李不要帶的太多,
如同佛經上說:「既達彼岸,捨舟登陸」。
既然上了岸,就把船放下,不再背著它,繼續往前走。
櫻花之所以令人著迷,在於它在最美麗的時刻飄落,
但也留下令人懷念的身影。好像鮭魚返鄉產卵,
最後自己的價值歸還大自然,其實那就是生命的使命。

 

總結這一生:已來過、浪蕩過 、享受過、自己認為成就過。
回頭想,我也不過是一個父親,一個丈夫,還有,一對老農夫婦的兒子。
如果要問我人生如果可以再來過,要選擇什麼?
我會毫不猶豫的說:「因為兩個從未讓我煩心的女兒,
如果可以再從來,我會選擇多生幾個。」
有一天我真的走了,我會告訴她們:「爸爸再也不會做惡夢,也不會再失眠了!」

 

常聽人說:年輕真好,我的體會是年輕固然好,但未必是那麼完美,
其實能夠活著就已經不錯了,生和死也只不過是人生的一部分而已。


服務據點:

群英整形外科(台北院所)
預約專線:(02) 2702-9880
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四段281號3樓
2017-08-09_105536.png
 台北.png

群英整形外科(台中院所)
預約專線:(04) 2302-9880
台中市西區中興街183號11樓
2017-08-09_105536.png
 台中.png

群英整形外科(高雄院所)
預約專線:(07)-5579880
高雄市左營區自由二路108號2樓
2017-08-09_105536.png
高雄.png

2017-03-30_101950.png

2017-03-30_101733.png
2017-03-30_101759.png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群英整形外科診所 的頭像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