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.jpg

因為健保制度給付的問題,現今醫學界流行一句話:
「四大皆空:亦即內、外、婦、兒科醫師都跑光了。」

 

回想當年婦、外科可是搶破頭的,1981年長庚醫院七十幾個經筆試及格者參加口試,
其中一個問題是為什麼選擇外科,我毫不猶豫的回答:「醫學比想像中廣泛,
有些病會自己好,有些病診斷出來也幫不上什麼忙,
外科比較直接了當且有立竿見影的效果。
我的個性如此,如果有幸錄取,那麼該命中注定了。」
激烈競爭後,17個新生開始了外科住院醫師的生涯。

值班表公布了:一個月16班,那代表著隔天要值一次夜班,白天照常上班,
還有一天要連上48小時,一個月未結束就走掉一個,
剩下16個人還是得輪班,只是變成15班,而且工作範圍擴大了。 

      

第一次值班要看四個病房,半夜被叫醒告知,某某床病患好像已經死了,
匆忙趕去果然已沒了心跳呼吸,自己沒有急救經驗,正不知該如何著手,
小姐卻說他是單身癌末病人,本身和親戚已同意不急救了,
就這樣送走了他,卻是我當醫師的第一個值班日。

 

慢慢地我明白了,這是一個資深的直腸外科醫師的作法:
一旦是癌末,和病人家屬商量好,點滴裡只加著鎮定劑,讓他沒有痛苦的走完人生。
一次又一次的面對死亡病人,也慢慢地對死亡不得不變得麻木,
有時候想一想,這不也是醫生訓練的一部分嗎?

 

急診裡常會碰到車禍受傷,昏迷指數只剩3分,電腦斷層檢查也確定腦內出血嚴重,
手術並幫不上忙,一堆家屬仍要求甚至於威脅開腦救人,當然白忙的居多,
偶爾較不嚴重的救回卻變成植物人,
或許聽過久病床前無孝子,的確有不少例子最後放著不管。

 

即使心存孝心,最後仍淪為家庭和社會的負擔。類似的醫學理爭議仍多,
但到今天,我仍抱持同樣的想法,父母親臨走前,我一樣堅持不讓他們受不必要的苦,
若要說是不孝,我也覺得是必要之惡了,
一個外科醫師常拚死拚活的去救人一命,有時卻也是死亡的一個工具,
這真有點荒謬,不是嗎?

 

醫生誓詞裡說道:「…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…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…
我仍要最高的維護人的生命…我決不運用我的醫業知識去違反人道…」
但是什麼叫做服務,生命人道的定義又是什麼?醫業的良心已與尊嚴又要如何維持?
行醫過程,有時會天人交戰,常碰到的是家屬要求不要讓病患本身知道,尤其是癌症患者,
那麼如果是自己本身,那又會怎麼想?
相信沒有人願意被矇在鼓裡吧!
當醫生有時候只能安慰自己:我沒有說謊,只是不能說出事實而已。

 

服務據點:

群英整形外科(台北院所)
預約專線:(02) 2702-9880
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四段281號3樓
2017-08-09_105536.png
 台北.png

群英整形外科(台中院所)
預約專線:(04) 2302-9880
台中市西區中興街183號11樓
2017-08-09_105536.png
 台中.png

群英整形外科(高雄院所)
預約專線:(07)-5579880
高雄市左營區自由二路108號2樓
2017-08-09_105536.png
高雄.png

2017-03-30_101950.png

2017-03-30_101733.png
2017-03-30_101759.png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群英整形外科診所 的頭像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

群英整形外科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